第46节

    秦泽轩从韩助理口中知道了事情的部分真相,心中仍有疑惑,那块真的玉佩上的手法又是谁下的?

    海龟妻子一直觉得自己愧对儿子,没有让他出生在一个好的世间,儿子破壳自己也没能守在旁边,就一直想要对小海龟好,这般热情反而吓住了小海龟。小海龟被南山养了那么久,现在根本就不愿意离开南山,比起自己血脉相连的父母,他最初反而更粘着南山,海龟妻子干脆就将南山也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起抚养,这让南山很不适应。

    “我已经很大了,你不用这么围着我。”

    “是,小龟们都想要早点长大,当个小大人。”

    “我都已经破壳100多岁了。”

    “哎呀,好厉害啊,这么小就能自己生活了,我们家小孩算上在蛋里的时间,几千年来着,看我这个记性。”

    南山的小嘴巴长大,这么老的吗?想起木语身上的那一身的盔甲,他决定自己绝对不要去提醒小鱼儿年龄这个问题,自己爷爷的辈分还是妥妥的。

    ☆、第 39 章

    木语本来就想着让动物园的动物们修炼,如今有海龟夫妻的帮忙,动物们的修炼进展神速,海龟夫妻想要让他和龙王之间的关系更亲密一些,便去建议他找龙王,和他讲龙王那里有多少的修行法诀,有了这些动物园的动物们会更加的厉害。

    木语在心里给自己做着建设,他都是为了大家,敲响了龙渊的门。

    龙渊看着在门外扭扭捏捏的自己家便宜儿子,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他和青华的儿子怎能这般姿态。

    木语见龙王神色不对,差点吓得想要放弃了,还是鼓足了勇气。

    “我来问问,您能不能提供一些修炼的修行法诀给我们动物园,就当就当是您这段时间的住宿费。”

    “不行。”

    “那就算了。”

    “我会亲自前去教导他们。”

    木语本来打算垂头丧气的走了,听到龙渊的话,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向龙王道谢。

    龙王虽说是去指导动物园的动物们修行,可有海龟夫妻在,他也只是大致了解这些动物的本体,将最适合的交给他们,更多的是指导木语的修炼。

    木语虽是龙族,却没有传承记忆,龙渊只能将他知道的一点点传给木语。因为相处的时间长了,木语也不像刚开始那么紧张,那天终于大着胆子问了出来。

    “您和我另一个爹之间发生了什么?我真的是你们两个人的儿子吗?两个男人好不吃,应该说是两个公的不能有孩子吗?”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但是你身上的气息绝对不会错的,而我和青华,不过是仙界皇子和叛龙。”

    木语之后再怎么问,龙渊都不再开口,木语也就放弃从他这里知道更多了。

    秦家的人终于还是找了过来,如今这世界的修士本事底下,秦家中也只有老祖一人会御剑而行,直接抓着路玉树飞进了动物园内,其他的秦家弟子则是将动物园从外面围了起来。

    路玉树看到跑出来的秦泽轩,觉得很不好意思。

    “对不住了,兄弟!”

    他也是没有办法,为了保全基地中的其他人,只得将这边的情况告知了秦家,早在城市撤离的时候就觉得这里不对,而和秦泽轩相遇的地方,他在后来回想的时候,估摸着秦泽轩怕是来自于这里,被胁迫下,带着秦家老祖找了过来。

    秦泽轩最近也在跟着海龟夫妻修炼己身。如今还真不将这位秦家老祖放在眼中,无需让园中的大佬们出手,他自己带着园内的动物将秦家的人控制了起来。园内的动物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实战,一个个都很亢奋。

    秦家老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不久之前还在自己手中挣扎的人,竟然会变化的如此之快,他居然被秦泽轩反压制住。

    秦泽轩对秦家的人可没有当他们是亲戚的想法,目光狠烈。

    “可否看在老人家一把年纪的份上,给我一个薄面。”

    这时又是一名修者翩然而至,竟与这秦家老祖有几分相似。

    “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弟弟。”

    “这弟弟怎么看着比哥哥还老。”

    在旁的君子看着那位老祖脸上的皱纹,再对比一下后来的这位,虽然头发花白,脸上的肌肤状态全却更显年轻。

    “不,许,说,我,老。”

    秦家老祖被压制住,却还是咬牙说出了这几个字,他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不如这个哥哥,事事都想压一头,修者的外貌和他们的修为也有关系。

    秦泽轩可不管他们兄弟之间谁更老,对着新来的秦家之人。

    “你是来救他的。”

    “老夫不过是来清理门户,秦家之中也有很多不过是听命行事的无辜之人,还望您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秦泽轩心中更倾向于斩草除根,可是他看了一眼担忧的望着自己的木语,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狠心的样子。

    “你打算如何清理门户?”

    “我会亲自废了他的修为。”

    “只是这样?”

    “这对他而言必死更难受,再者他年事已高废去修为也活不了多久了。秦家之中,但凡有作恶者会因其行为进行处罚。”

    “好,但我要你们当着我们的面废掉他的修为。”

    老者答应,向着弟弟走去。

    “你要做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