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

    “那下次你要补上哦!”她调皮的说道。见她并没有消沉,我也笑了:“好,下次一定要一起。”

    如果我知道后来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再随口说下这么难实现的誓言。

    我回到了自己的时间,正好出现在客厅中。对于突然出现的我,卫烟寒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已经接受了我可以穿越的事实,知道我去的时间点有着一位相当友好的女士,因此也不对我的事情过度关注。但是对坐在她身旁的另一位女子产生了冲击。她微微张开嘴,重复着:“真是神奇。”这句话。我意识到自己好像闯了祸。

    这个金发的外国女郎c,ao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面相十分熟悉,我回忆了两秒,一个不可能出现的名字在脑海里闪过:“霜心?”

    “我以为我已经过气到没有人会认出来。”她打趣道。

    “您真是霜心!”我激动的快要跳起来。自己的偶像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好像是我突然出现自己偶像面前),我的语言功能一时之间出现了障碍,我只能断断续续地用着词语说道:“偶像……到来……有失远迎……掠影呢?掠影呢?”

    “你也是因为喜欢掠影才喜欢我的吧?”她收起了微笑:“我前来拜访就是为了掠影的事情。她失踪了,我知道你们能够有发子解决。”她转向卫烟寒,有些不满的说:“你说你不过是个普通人,如今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可是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你的朋友,我们又不知道她在哪”

    霜心望向我,意味深长的说:“我看见她和掠影在一起。”

    听了她的话,我也稍稍恢复了些许平静,连忙摆起手:“可……可我不知道啊。”

    她叹了口气:“意料之中。掠影已经失踪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我也做了些调查。”说着她将一个白色信封放在了茶几上:“信息都在里面。”

    “失踪了那么长时间没有报警?”

    “若警方那取得了进展我便不会前来了。”

    “我们不是打手,你想从我们这得到什么帮助?”

    她俩的对话我真是c-h-a不进嘴,只能默默地坐在一旁。蓝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你不该问问她有关镜面游戏的事情吗?”

    “镜面游戏能有什么事情?”我反问道。忽然,两个人都不再说话。霜心抿了抿嘴:“你注意到镜面游戏的y-in谋了。这样……”她的话被门口传来的富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卫烟寒起身去开门:“您是……”

    “您好,我找赵清璃。”

    我“噌”的一下站起来。那低沉的嗓音我是绝对不会忘记,是栾暮无异。

    她也没等卫烟寒的同意,直接走进了屋子。

    那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上次她穿着长袍,我甚至没有注意到她的左臂已经不再。她注意到一旁的霜心,两人对视着,目光中有太多太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暮轻轻地问:“你的眼睛好生熟悉,我们认识吗?”

    “也许吧。”霜心微微一笑:“看来你还有别的客人,我先走了。”

    她匆匆的离开,看起来似乎在躲着暮。暮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表情也有些怅然若失,但她又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你果然还活着。”

    “你不是从另一个世界专门来见我的吧?”我有些无奈的说。

    “你该不是忘了,你前段时间和予安大闹我夫人的陵墓……”

    “啊,你是说那件事情。对不起,是我的错!”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何道歉,但为了自身安全着想,我绝不会把所有的事情推给玄予安。

    她十分不在乎我的回答,而是拿起了茶几上的信封:“刚刚的女子是谁。”

    “那……那是霜心,当年镜面游戏的胜者之一。”

    “镜面?”我十分难得的望见她的嘴角上扬的模样:“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三十二)三巨头会面

    “你该听那姑娘的话,好好待在家里,等着我的凯旋。”

    我跟在暮的身后,趁她不注意做了个鬼脸。确实,以我现在的身体,逞强真的很傻。如果非要找个理由,那就是我真的没把她当过敌人,想单纯的去了解她,成为她的朋友。

    被漆黑笼罩的工厂如同鬼魅,天知道有什么危险在暗处潜伏。暮很习惯在黑暗中前进,而我这个高度近视的本体,看的最清晰的便是暮的背影。

    “眼都给你看什么了?”

    暮冷不丁的提到这个敏感话题,我只得用着最真诚的笑回她,她十分奇怪的问:“你为何要笑?”

    “暮,你有考虑过你女儿的终身大事吗?”

    暮愣了两秒:“予安今年才四岁。”

    “年龄不是问题。总有一天做女儿的会出嫁,为人父母总要做些思想准备吧。你心目中的最佳女婿是什么样的?”

    暮回过头,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似乎告诉我“反正不是你这样的。”我有些心虚,要是她知道我和玄予安的事,会不会又多了一个杀我的理由……话说回来她之前为何要杀我?

    “嗯……是个好人能对她好便可。”

    “要求这么低?那出身,相貌性别什么的都没有要求?”

    “我……”她突然停了下来,冲着空无一人的空旷地喊道:“该现身了吧?”

    “不愧是‘午夜之星’,连我的气息也可发觉。”他见了我,大吃一惊:“这样的伤你都没有死么?”

    看来霜心为我们提供的情报并无差错,‘死前’窥见的死神,缓缓地从黑暗中走出。他就如同街上千千万万的中年人一样普通,但他的眼睛如同锁定猎物的猛虎般让人不寒而栗。暮抽出了剑,先手攻击。

    两人仅仅用了两秒的眼神交流,就已经断定这是必须得铲除的对象。那男人的身法迅捷,但依旧不是暮的对手。她不紧不慢的攻击着,而对方毫无招架之力。

    而我只能躲在一边,欣赏着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希望暮能为我报仇雪恨。

    “嘁!”男人的剑被击飞,暮抓住这一时机,一剑刺去,但男人瞬间移动,消失在我的视线内。一阵寒意从我的背脊传来——他已经到了我的身后。

    “死吧!”他高高举起了那把曾属于泽娜丝的“希望”,想我刺来。

    也就是那一瞬,时间缓慢了。我并没有吟唱,一切就那么自然地发生。来不及做过多的感慨,我匆匆逃离他的魔爪。时间又恢复了正常,他扑了个空,明明完全可以得手的情况却化作了笑话,他既愤怒又疑惑,当目光搜寻到我时,我瞧见了满腔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