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节

    “还是那么粗暴。”

    皇后用另一只手解开师父的发绳,稠密的红色长发如同瀑布般一泻千里。师父将她推到墙壁上,凝视着她:“你要找的人不在这儿。”

    “你怎么知道我找的人是谁?”

    皇后的唇缓缓地靠近师父,师父也不躲闪,尽管她表情淡漠,但身子更加贴近了皇后。我该怎么形容我看到接下来场景的震撼?泽娜丝的母亲和魔族皇后有染?若不是我亲眼所见,你就算再怎么说我也不会相信的!不过现在一切的事情都说的通了,泽娜丝和辛西娅与魔族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终于让我缕清了——这是上一辈的情感纠葛呀。

    明明已经摆脱了许久的眩晕感又向我袭来,又伴随着胸口极端的疼痛。眼前出现了一个瘦高男人的幻影,他手上还拿着一把滴着血的匕首。身后传来的玄予安的声音如同在千里之外:“赵清璃?你还好么”

    “你看看你现在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面前的男人揪起我的头发:“割喉还是挖去心脏……不,那都太便宜你了。我会毁掉你的一切,泽娜丝。”

    他的眼中的杀意让我感到恐惧,我必须得做些什么,不然他真的会杀掉我的……转移什么时候发生不好,非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

    我的双手使不上劲,身上受的伤多的超乎想象。意识在一点点的模糊,赶不上他挥刀时的动作……

    c,ao,我不想死的这么莫名其妙啊!

    匕首刺进我的左眼,我甚至连嚎叫的力气都没有了。难道这里就是我的终点?

    不,不对,我不会死,我绝对不会死。玄予安说过我的命运不会已这种方式结束,我绝对不会死。尽管黑暗吞噬了我面前的一切,尽管死神已向我打开了冥界的大门,我仍相信着绝不是我的终点。

    我绝不会死。

    勇者日常 最后一期 绝望之后是堕落

    “滴答。”水滴的声音不断从角落里传来。

    寒风从破败的玻璃窗钻入,卷起层层尘埃。

    她双手被铁链系在铁窗上,她的左臂处又被割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正从中一滴一滴的滴落,地面已聚集了一大滩红色的液体。普通的人类早就因失血过多而亡,而她竟还能保持着清醒的意识。也许她有不死族的血统,使她可以撑到现在。

    泽娜丝被一件肮脏的约束服限制住了行动,不过现在的她也没有任何想逃脱的念头。摧毁一个强者最好的方法就是摧毁他的意志,对泽娜丝的过往烂熟于心的凯音深知如何击毁她的一切。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泽娜丝作为勇者的生涯可以在此画上句号了。脸上的阵阵刺痛在不断地提醒自己是个混血的怪物,所谓人类与魔族共存的世界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喂,你的表情真是让人怀念。”那女孩开了口。她是在与泽娜丝对话,但更像是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的自言自语:“你知道夜雨凝吧?她也是个‘混血’。半人半妖……你和她还真差不多。没有地位的私生女,被当做棋子使来使去,最后还要在我的面前耍酷,用牺牲自己的方式拯救两个世界。”说道着,她自嘲的笑了起来:“你相信我曾经拯救过世界么?我他妈曾经拯救过世界啊!没有谁写首歌来歌颂我们的丰功伟绩,现在还用着虚假的正义来审判我,真他妈有意思。”

    “你这个罪人竟奢求被歌颂?你和你的同伴要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女孩听见了凯音的声音,不耐烦地扭过头,不愿与她废话。凯音也无暇管她,她径直走到泽娜丝的面前,捧起她的脸,端详着左眼四周如同蛛丝般的黑色纹路:“已经开始蔓延了。”她继而转过身,对着身后y-in郁的瘦高男人说道:“把她放了。”

    “明白。”

    令人奇怪的是,男人没有之前那么反对就这么放了泽娜丝。凯音露出满意的笑:“墟,我知道你还是愿意听我的话。”

    “我的全身心都属于你。”

    男人看似弱不禁风,实则有力的多。他拖着泽娜丝,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泽娜丝带到户外,带离凯音的视线外。她解开泽娜丝的束缚,将一把普通的匕首放在她的面前。泽娜丝困惑的抬起头,墟轻蔑的看着她:“杀了我。”

    墟算是泽娜丝的老对手。这个自由地开价最高的男人,是自幼就接受如炼狱般训练,专为暗杀王公贵族和政府首脑的人间兵器。他以“万无一失”在刺客行业中创下了传奇,但是泽娜丝把他的招牌砸的粉碎。“‘血刃’不仅搞砸了单子还被抓紧了监狱。”这样的耻辱完完全全毁掉了墟的一生。他不费吹灰之力的逃离监狱,遇见了凯音,发誓要将泽娜丝碎尸万段。

    泽娜丝拿起了匕首,她知道自己必须和他战斗。墟赤手空拳但招招致命,泽娜丝躲闪着,手中的匕首有千斤重,每一次挥舞都无比的痛苦。十招之内,墟夺过泽娜丝的武器,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真没意思,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了。石板怎会选择了你这种废物。”

    “是啊,它怎么会选择我。”

    泽娜丝想起了石板为她展现的一切。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脑子里不断有声音在叫嚣着,催促着泽娜丝跳出来,趁那个变态还没有发现,把匕首送进他的咽喉。恐惧也在不停的拉扯着她:“快逃,你不是这五个人的对手,去找真正能解决这一切的人!”泽娜丝望向倒在血泊中的阿尔弥特,望着已经推到墙角瑟瑟发抖的凯音。如果离开,凯音……

    “这里原来还有个不听话的小姑娘。”

    巨大的黑影从背后出现。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泽娜丝手握着阿尔弥特在街头醉汉身上偷来的匕首,冲着背后男人的腹部刺去,接着像是割开纸片般割开了他的喉咙。凯音面前的变态转过了身,肮脏的模样让泽娜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他的心脏刺去。

    任谁看见泽娜丝当时的模样,都会害怕。仿佛一只饥饿的野兽,用着最有效的方式捕食着猎物。她丝毫不介意滚烫的鲜血喷洒在自己的身上,也丝毫不介意开膛破肚时的恶心场景。一个十岁的女孩子表现的像是一个经历过世界大战的老兵,将死神领入人间。

    简直是个奇迹,六个成年男子无一人生还。

    凯音恐慌的望着泽娜丝。她满脸是血,不断地刺着身下男人的胸膛,直到他连一丝微弱的□□也无法发出。泽娜丝缓缓地抬起头,与凯音的眸子对上。那依旧是泽娜丝的双眼,但是其中的怯懦已经转换成了欢愉与满足。泽娜丝伸出鲜红的双手,冲着凯音微微一笑:“没事吧?”

    那是泽娜丝第一次杀人,也是她第一次彻彻底底的贯彻正义。可那是不对的,泽娜丝知道自己错了,杀戮嗜血不能披上正义的外衣。自己与千千万万的凶手无异,绝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他们莫名其妙的歌颂泽娜丝,将她冠以救世主的名号,这真是滑稽,真是让泽娜丝难以理解。

    “这是个崇尚力量的世界,强者永远是对的。”石板再一次诱惑着泽娜丝。它带着她回到屠龙时的绝望景象:朋友尸横遍野,陌生人在远处或唉声叹气,或愤愤不平,或漠不关心。没有人在乎为了世界燃尽生命的他们

    “你赢了,他们又怎么对你的?”

    泽娜丝沉默了。

    “这个世界崩坏了,它已经没有维持下去的动力。为了爱与和平,你是否要做些什么?接受力量,用你的方式改变这个世界。”

    诱惑、诱惑。泽娜丝知道这是魔王惯用的伎俩,尽力保持着清醒。可石板描绘了新世界的模样,描绘着泽娜丝所渴望的一切:母亲,妹妹,平凡的生活,还有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凯音。

    “这正是我所梦想的。”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让黑暗乘虚而入。石板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让正义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泽娜丝笑出了声:“快点动手吧。”

    泽娜丝不在乎的表情激怒了墟,他在泽娜丝的胸口刺了一刀“割喉还是挖去心脏……不,那都太便宜你了。我会毁掉你的一切,泽娜丝。”

    “但愿你能做到。”泽娜丝闭上了眼,希望自己可以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这一瞬,她完全忘记自己在一个名叫“赵清璃”的普通女孩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