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

    我缓缓地睁开眼,发觉水晶里的女神已站在了我的面前:“不必疑惑。吾乃通晓一切的命运之眼存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丝意识,在此希望你可以成全我最后一桩遗愿。”

    周遭的一切突然变化,我发觉自己置身于一家高档西餐厅中,不远处坐着暮和我自己——陌生的来自未来的自己。

    “我花了好久才找到这家餐厅,这里的牛排可是两个世界里最可口的。”

    “我”心不在焉的拿起酒杯,而暮一直不为所动,只是用充满寒意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我”看。

    “怎么了?”

    “你和予安是什么关系。”

    “我”十分坚决的回答道“没关系,什么关系也没有!”眼神却飘忽不定。可暮的沉默让“我”最终还是改口了:“也就是偶尔还有些□□联系。”

    “我不喜欢那个词。”暮把玩着刀子,语气低沉:“她居然哭着跑到我这里来告你的状,连夜雨凝都说你做的过分……我是不是要做些什么?”

    “你别威胁我啊,我又没做错什么。”我为自己申辩着:“难道我和她保持着安全距离不是你想看到的?”

    “我希望你负责。”

    “负责?”“我”冷笑一声,一杯红酒又被灌了下去:“是你教会我不要对任何人动情,是你说过向我们这样的人不要去奢求安稳的生活。我们可是隐者呀,你希望予安也变得和我们一样吗?”

    “无关予安,是你在逃避罢了。”

    “我”拍案而起,引得周围的人侧目,嗓音又被压了下来“我没有逃避!我是时间,不再是赵清璃了。今天找你来也不是谈论你这位女儿的事。”

    两人还在低声的争吵,眼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跟着她离开。我们推开餐厅的大门,又走到另外一个新的天地。

    夜晚的荒野,四下硝烟弥漫,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浩劫。“我”拿着一把十分古朴的剑,指着那个背对着我的银发女子。不必说,我自然猜得到他是谁。

    “你不是什么都能看见么,你就不能花上十分钟的时间好好看看你这样任性的结果是什么再行事好吗?世界这么大,你的时间又那么多,干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不好吗?”

    “我的时间那么多,可我从来没有抓住过她。”玄予安缓缓地站起:“是你告诉我不计后果去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算了,你绝不可能记得这件事。你变了,变得冷漠,变得不近人情。可难道我曾经在你眼中看见的温柔都是过往云烟吗?”她从腰间抽出了匕首,咯咯的笑了起来:“没错,我任性,现在我要伤害你,你会回击吗?”

    话音刚落,玄予安的匕首冲着“我”刺去。“不要啊,不要啊!”我也不知道我是不希望自己被玄予安伤害还是害怕看见自己会对她真正动手。

    那悬在半空的剑最终还是“哐当”一声落地,鲜血染红了纯白,我与未来的我都呆在了原地。玄予安抱着她,轻轻地说道:“这下心痛了吧?”

    “我”连忙抱住了快要跌倒在地的她,捂住她腰部的伤口:“你是疯了吧!”玄予安艰难的举起沾染自己鲜血的手,抚摸着“我”脸颊:“看见自己最心爱的人受伤是否伤害到你了?”

    面前的一切突然消失,重回到之前的一片刺眼的光芒之中。

    “我是个自私的人,为了心爱的人而选择放弃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我希望最后还能为她做些事。我耗费了全部的魔力探索她的未来,因此才看见了你。你很特别,对暮,对予安都是不可替代的存在。恳请你能好好地待我女儿,给予她幸福,指引她朝着光芒前行。我现在正式的将我女儿的手交到你的手上,祝你幸福。虽然不能亲眼看见她和你幸福的模样,但我依旧在此感谢你。

    愿光明与你同行。”

    (二十八)抱歉我真的对小孩子不感兴趣

    萨拉沃特斯在《灵契》中写道,我们的灵魂被分成一模一样的两半。生前尽管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在一起的灵魂,死后都会飞向一人,两个完全契合的灵魂最终融为一体。

    我知道我的灵魂也是残缺的,而那一半我觉没想过会是玄予安。难道我的一生已经被别人写好,只要我按部就班的活下去就好?我走到今天不是因为我付出的努力,而是因为我只是个被命运选择的“天之骄子”?可笑!那些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还真是哄小孩子要努力学习的好借口啊。

    “你看见什么了?”

    我回过神来,眼前还真是一片惨淡。玄予安腿部中了一枪,却已经被包扎好,看起来并未伤到要害。但那个机器男真让我目不忍视。与玄予安交手真是他的不幸,他的双手已被砍下,腹部也被开了一个大洞,黑色的机油到处都是。我不知道机器人的极限是何种程度,但看着他依旧一脸平静的坐在之前坐的地方我便觉得他相当的厉害。

    “看完了要看的东西就赶紧走,把剑放在原地。”

    “大叔,你都这样了就别c,ao这个心了。”玄予安把剑从我的手中夺走,结果还是被男人呵斥住了:“那不是你现在能用的东西!暮能让你带走‘魔龙之坠’已够宠溺你了,你想她亲自来找你算账?”

    玄予安十分不情愿的将剑放回原位,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紧接着就推着我向外面走。她一瘸一拐,可这并没有影响她的好心情。我有些奇怪:“你不再和你妈呆一会了?”

    “托你的福,我呆的时间够久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就不用你关心了。”

    石门关闭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看了最后一眼那幽蓝的洞窟。

    对不起,我什么承诺都做不出。

    我们走到洞口,发现天已经完全的黑了。我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我到底浪费了多少时间?”

    玄予安靠着那堆熄灭了的灰烬坐了下来,重新堆起柴火:“今晚我们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山洞过夜,还真是相当套路的发展啊。倘若在平时,身边的人也不是玄予安这种凶神恶煞且命中注定的人,我一定好好创造个野外夜晚该有的情节。可是我面前的女孩子断然不会让我有任何非非分之举,我还害怕万一她一时兴起想要玩什么过火的游戏,届时我连反击都没有好的理由。“这可是你未来未过门的媳妇啊!现在根本不算吃亏,这叫投资呀!”我自嘲的想到。这又让我想到我以后惨淡的人生——作为一个妻管严的未来。“啊!”想到这些我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哀嚎。

    “你怕我?”玄予安冷冷地问。

    “不……不怕!我怕什么!”

    玄予安那怀疑的眼神和幻境看见暮的冷若冰霜的双眼还真是相似。我坐到了大概离她的身边三十厘米的安全位置,好奇地问:“暮是你的母亲是吧,那个水晶中的女神也是你的母亲是吧,你怎么会有两个母亲的?而且其中还有一个是女神。”

    玄予安相当不屑的瞥了我一眼:“这就是你想问的问题?”

    “这个问题很有价值好吧!难道说女神的生理构造和别人不一样还是……”

    “你好烦!隐者也只是普通人,她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要非说我的存在……知道‘异灵’奥古斯丁么?”

    我摇头,玄予安嘲笑道:“现在的你还真是无知到可爱啊。奥古斯丁是魔法时代最伟大的人偶师,他所创造出来的人偶据说可以拥有自我人格,拥有和人类一样的外表,能完完全全的融入到人类的世界里,但他也因此被当做黑魔法师而活活烧死。暮就是得到了他如何创造人偶的秘方,用她提供了一半的灵魂和足量的血液才在母亲的体内培育了我,懂了吧?”

    我点了点头。看样子我是很难用这种方法在地球发家致富了。

    玄予安将‘魔龙之坠’抽出。她竟然是那种随身携带磨刀石的女孩子,她边用着那块小小的灰色石头打磨着剑边问:“她到底都和你说了什么?”

    “她让我好好照顾你。”这句话我没说出口。我自己都不愿意接受的未来她听了一定也会觉得可笑至极,说不定一怒之下要将那未来完全化作不可能……于是我很巧妙的转移话题:“你喜欢我吗?”

    玄予安手一滑,锋利的剑刃划破了她的拇指,红色的鲜血流了出来:“天哪……我哪有j-i,ng力来管你?”